□晨報記者 王亦菲
  聾啞人吸毒呈現多發態勢,市司法局下屬的全國首個集中收治聾啞吸毒人員的夏陽強制隔離戒毒所成立一年多來共收治了17名聾啞吸毒人員,而近半月來收治了5人。
  這是一個怎樣的特殊群體,帶著諸多疑問,晨報記者於昨天獨家走進了這個特別的戒毒強制所。
  聾啞吸毒者多為家族式
  “我們所成立至今,除近千名普通吸毒人員外,共收治了17名聾啞吸毒人員,而這個數據在半個月前,還為12名。”上海市夏陽強制隔離戒毒所教育副所長查永剛介紹,該所是2013年8月正式掛牌,收治吸毒人員,與此同時也收治聾啞人這一批特殊人員,過去,聾啞人員都是分散在不同的戒毒所里,並沒有一個集中收治的地方。
  查永剛說,從收治人員數量中,能夠明顯感到聾啞吸毒者的增長。“過去一年多收治了12人,最近從12月1日到23日,已經收治了5人,這個數字增長很可怕,集中收治能夠更加有針對性地進行管理、幫教。”
  “從目前收治的17人情況看,年齡段全部為30歲以上,其中9名為30-50歲,8名為50歲以上。”夏陽強制隔離戒毒所聾啞人專管大隊王維介紹,從夏陽所目前收治的聾啞吸毒人員情況看,其中突出的特點就是“抱團”以及“家族式”吸毒。“大多數人的第一口都是聾啞人朋友介紹的,你一口我一口就吸上了,他們定期還會組織聚會,抱團性很強。此外,聾啞人的另一半也有不少也同是聾啞人,夫妻、兄弟共同吸毒情況也不鮮見。”
  由於聾啞吸毒者大都沒有固定工作,家境通常比較拮据,為了籌集毒資,不少人鋌而走險選擇了盜竊或者以販養吸。“我們剛收進來的一個人,曾被公安機關打擊處理過6次,其中3次就為盜竊。”
  民警接受手語培訓
  查永剛表示,儘管聾啞吸毒人員只占到該所總人數的1.5%,但考慮到他們既是違法者,也是弱勢群體,同時不少人還是年幼時輸液不當導致的後天性耳聾和尚在治療期的病人,在管理以及今後回歸社會上需要特別註意。集中收治能夠更好地瞭解到這一特定人群生理、性格特點,有針對性地進行幫教。
  不過,對於他們的收治、管理,依然存在不小的難度,夏陽所一開始還是遇到了不小的難度。“首先就是溝通,開始我們通過紙筆交流。但沒多久就發現聾啞人大都文化程度不高,部分人僅能寫下有限的幾個字句。後來,我們只能通過比劃或者是其中一兩個尚有部分微弱聽力的聾啞學員進行翻譯。”
  為瞭解決溝通難題,夏陽所專門聯繫了專業人員前來給民警進行過短期培訓,“所里同事的愛人是學特殊教育的,會手語,給我們民警義務上了輔導課。”培訓過後,民警能夠通過簡單的“吃飯”、“睡覺”、“上廁所”等手勢與聾啞學員進行溝通。查永剛表示,目前考慮引入社會力量,給戒毒所民警展開專業、定期的手語培訓以及更多心理疏導課程。
  [相關鏈接]
  《禁毒條例》有望列入立法規劃
  上海心工坊社工師事務所負責人顧忠有著多年和聾啞人打交道的經歷,也是上海多家電視臺手語翻譯。“從我接觸到的聾啞人情況看,這個吸毒人數僅僅是冰山一角,聾啞吸毒者的人群肯定遠遠高於此,這也是我所一直關註的問題。”顧忠認為,成立專門收治聾啞吸毒者的強制隔離戒毒所十分有必要。“我曾經接觸過一個聾啞人,他把家裡的房子租給盜竊團夥,盜竊團夥以毒品充房租,免費給他吸食,由此染上毒癮。”他認為,對於聾啞吸毒者,不僅僅需要幫助他們生理戒毒,更需要更多心理干預。“聾啞人戒毒後,如何回歸社會也是一個更需要重視的課題。”
  上海政法學院刑事司法學院院長姚建龍表示,上海已經在研究地方性立法 《上海市禁毒條例》,“2008年的時候國家曾經出台過一個《禁毒法》,此後國務院也出台過《戒毒條例》,但是上海地方性的相關條例並未出台。”與之相比的是,蘇浙多省市都已經出台了相應的地方性法規。“目前,上海市人大已經將《上海市禁毒條例》列入明年正式立法規劃中,這一空白有望填補。”姚院長期望,新的《禁毒條例》中,能夠在分類管理、分類戒毒上有所突破,“對於聾啞人這類的特殊人群更多關註。”  (原標題:聾啞吸毒者現“抱團”、“家族式”特點)
創作者介紹

流行包包

yj93yjyr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