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曉華
  在2009年新醫改方案出台之後,時任原廣東省衛生廳副廳長廖新波就預言:“看病不貴”是暫時解決不了的。這其中的關鍵是體系和制度的建立,這是兩三年內無法明顯見效的。他認為,具體看病貴不貴,不要只看比例,要看絕對數的支出。
  醫改雖然已經進行了5年,但是它所存在的問題,仍沒有跳脫五年前廖新波所說的範疇。
  對於被“出局”的廖新波來講,也許很多人感興趣的是官場潛規則,而他自己就處於潛規則中。“假如人家說,你是不是說得有點多了,多是多,關鍵是有沒有說錯,不說話,難道就是一個好官了嗎?我可能說多,但是我沒說錯。如果說錯,領導會找我談話,媒體也會封我。”廖新波對自己曾經說過的話,沒有後悔過。
  在他的世界里,中國的醫改到底是什麼樣子?《第一財經日報》與廖新波一起剖析了他的醫改觀。
  第一財經日報:從你任職廣東省衛生廳副廳長之後,一直從事醫政工作,對中國的醫改一直持續關註並不斷提出自己的看法,你認為當前醫改存在什麼問題?
  廖新波:我對醫改的呼籲集中點、關鍵詞是政府的投入。醫改五項工作:基本保障制度、公立醫院改革、公共衛生、藥品流通、基本藥物這五項哪一個不需要投入?這五項改革除了基本醫療衛生體系,政府是投了錢的,其他沒有投很多錢。
  這是醫改裡面很欠缺的。李克強總理也說,基本醫療是政府的責任,要管好縣級醫院,也認識到基層的重要。強基層保障網是建立了,但是網口很大兜不住。看病難、貴還是沒解決。
  基本藥物制度是政府保證基本藥有得用、不缺藥。現在我們是作為一種考核,實行了零加成,又沒有政策的補償;實行了收支兩條線,但又沒有很好的激勵制度能讓醫生安心看病,去做好基本醫療。
  從我的觀點,如果要想醫療下沉的話,在基層的人開不到藥,那病人肯定要往上走的,從這點來看又應該開放。如果基本藥沒有保證,基本藥物制度就是失敗的。現在就推出低價藥制度,不限價限金額用量,這就是在不斷糾正錯誤,其實這些我一直都在指出不足,一直在呼籲。
  日報:在公立醫院改革上,到底哪種方案才是切實可行的?你怎麼看待現在正流行的“藥房托管”?
  廖新波:2004年來,那時候還沒有醫改不成功的報告,我就已經開始研究醫改。因為我在這個位置上管理,要去改變當時所說的“因病致貧”、“因病返貧”,正是由於這兩句話的出現才開始醫改。
  醫院的管理工作經歷,給我以後的醫改工作打下了很好的基礎。醫院特別是三甲醫院的財務問題不透明,也沒有監管,就算有些地方有財務總監,那也是自己的內部總監,上級都沒有監察。存在兩套賬單是很危險的,如果有事一查,法人要背負責任。現在沒有人去查,放任自流,就像脫韁的野馬。
  公立醫院的盲目擴張我也很早就提出了,我是看到醫生往上跑,多少錢投入到基層都沒有用,石沉大海。這個說起來,病人觀念、醫務人員服務水平、報銷制度都在制約著醫院。
  在藥物制度改革里取消以藥養醫依然沒有辦法,因為有很多補償沒有跟上,不能真正做到零加成。藥品流通改革其中說要取消藥品加成,現在反而出現很多像藥房托管亂象出來。
  所謂的藥房托管其實就是一種利益的重新分配,本來是醫院與托管公司在分利益,沒有切斷藥品加成,也沒切斷藥品回扣。這樣一種做法也沒有人去禁止。
  日報:對於醫改,你曾經說了很多真話,甚至直指一些問題的核心所在,你覺得哪些真話可能讓人難以接受甚至誤解?
  廖新波:首先是醫改新方案年底是否出台的問題。當時有領導說在2007年年底出台,我說年底出不來,沒有兩到三年是出不了台的,果然在兩到三年後才勉強出台。方案出來也有可取之處,我認為這是一個很理想的文件,我形容就像在月光下行走,很美麗很憧憬,但是漆黑的路怎麼走?摔倒,什麼時候到天明?另外又形容是月光下行走,落不了腳,漂浮著著不了地。
  這就是我的一個判斷,事實上到第7年,我們再一次提出整體推進,也就可看到我們遇到的問題。醫改進入深水區,深水區意味著什麼,就是利益博弈,要有壯士斷腕的氣魄去蹚這渾水。
  其實這5年在微博中都反映出我的擔憂。我從沒變更我的觀點。從一開始,醫院的狀態就是醫院反哺政府,這是我自己總結出來的觀點。但這種現象的存在是事實上的,也是一直我們沒有去糾正的問題。
  對於藥價虛高的問題,我劍指發改委,雖然說出了事實,但是也有可能會引起別人的不高興。
  日報:對於醫改中存在的問題,用你的醫改觀,該如何改下去呢?
  廖新波:我的醫改觀,是三個回歸。首先,是公立醫院的公益性回歸。因為現在國際普遍認為我們並不是公立醫院,這是個大家認定的事實。因為政府沒有履行到責任,醫院是在市場上奔跑,趨利行為嚴重。醫院的發展也是通過這樣的政策發展,不是通過政府投入,所以公益性一天不解決,看病貴、看病難依然存在。
  第二是醫護人員勞動價值的回歸。醫改講公益性和積極性,積極性從哪裡來,就是從勞動價值能不能得到認可。現在不管護士、醫生看一次病多少錢?這是對生命的不尊重,對醫生價值的不認可,造成很多醫患矛盾升級。連白岩松也講,不尊重醫生就是不尊重生命。這些都是基本達到共識的一種缺失。
  第三個是尊重生命的價值觀的回歸。這個跟前面講的醫生的勞動價值不一樣,尊重生命的價值觀包括醫生、政策、病人各方都要尊重生命。以藥養醫就是不尊重生命,用多開藥來賺醫院發展的本錢是有違倫理的。
  整體醫學素養的下降、過度醫療是對病人的不尊重。對生命的尊重要貫穿醫療改革的全過程,投入的不公平不是政府的行為,政府應該維護公平。
  有資料表明,政府64%的錢是投在城市大醫院,縣級醫院才百分之三十多,其他百分之十幾。這樣的投入缺陷是基於以疾病為中心的投入,而不是預防,所以我們對健康教育做得很不好。
  強基層、保基本,保什麼,我們內容也不清,所以縣級醫院業務量不斷上升,是不是真有那麼多人需要看病呢?為什麼病人越治越多?原因是不註重預防,小病大治。我醫改的夢想是實現全民免費醫療,這個是有限的而不是無限的,是解決基本的而不是統包的。
  基本醫療是根據財政支付情況而實施的。基本的內容還沒有確定。基本醫療不是全部報銷的。如果我們控制了過度醫療,加強社區醫療,那就更有可能實現了,現在過度醫療浪費很嚴重。
  日報:政府該怎麼投入?投到哪裡?具體的措施是什麼呢?
  廖新波:首先,建醫院,政府投入,然後按市場定價,減去成本。我們現在既沒有投入,全部按照市場價格運作的。如果政府投入進去,把投入的減去,成本就會低於民立醫院,那參保就按這個計價,不參保就按市場價計,不就解決了。
  在香港公立醫院醫生的收入和自由執業醫生的收入平均相差不多,政府就是按照市場價格買醫生、養醫生,這樣群眾得到的就是一種免費醫療,而不是過度醫療。殺手鐧是要切斷醫生的各種趨利動機,藥品、檢查、手術等,這些都應與醫生的收入無關,醫生的收入完全走市場定價,發現收回扣嚴肅處理,這樣才能解決當前出現的由大藥方轉戰大檢查、多手術的狀態。
  另外推動人事制度改革,醫生福利社會化、評級去職稱化。科研對大醫院有用,但要跳出體制看問題,不是每個醫生都需要有支撐論文、研究。我認為的撬動點在這裡。
(原標題:廖新波醫改夢:基本醫療全民免費)
(編輯:SN146)
創作者介紹

流行包包

yj93yjyr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